还能坚持到美国牛仔那两颗超级大胖子炸弹的横

你说中国人全部装备这样的机枪哥们儿咋办?咋办,凉拌!有本事他装备,巴嘎雅路的不打穷他们。
 
    这次精于计算的日本人倒没算错,经济不如日本的中国大佬们也和他们一样,选择了,再先进,但哥们儿就是没钱的策略,放弃了。
 
    没错,在亚洲最大的远东反法西斯战场上,在西方列强们已经开始大量装备半自动步枪的时刻,两个杀红了眼的东方国家,却一直拿着单发步枪在厮杀,直到战争结束。
 
    不过,属于庞然大物却稍显弱势的一方来说,更多的是因为自身的无奈,而对于另一方来说,却是深入骨髓的民族气质。
 
    小家碧玉,尤其是那个小家两个字,有的时候,真的不是赞誉啊!
 
    如果,拿着汉阳造的300万国军,面对的是装备上自动步枪的200万日本陆军,还能坚持到美国牛仔那两颗超级大胖子炸弹的横空出世吗?
 
作战。
 
    想生存下去,那就只有抢,每名日军,都是他们的军火库。所以,只能向未来的红色部队那样,“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只有游击战最适合他们。
 
    而这个世界上打游击战最牛逼的,恐怕只有红色部队了。也只有他们,才能让分而散之的部队依旧能保持坚定的斗志还能散而聚之。
 
    仇恨,会在漫长的厮杀中让人厌倦而懈怠,唯有信仰,才能让人一直保持顽强。
 
    刘浪的脑海中想起了一个名字,而这个人,如果历史没有骗人的话,就在军中。
 
 第502章 重归历史的车辙
 
    曾经的时空中,孙永勤在承德一带可谓是鼎鼎大名,不管是他揭竿而起和日本人英勇作战之时还是他被国党某些鼠目寸光之辈陷害捐躯之后,孙永勤的名字一直停留在承德县名人录里。
 
    共和国历史对他和他麾下的军队定义一直是抗日救国义勇军,孙永勤和战死的义勇军将领和士兵也被称做为烈士。而烈士这个称号,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有的,在那些无法言说的年代,那是只有红色部队自己人才能获得的。
 
    孙永勤之所以能获得,原因很简单,在未来的数月里,指导他战斗的就是北方地区红色部队的地下党人。就算没有像这个时空中刘浪这样援助了如此之多的物资,孙永勤也在抗争的一年多时间里毙伤日伪军5000余人,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最后只是因为日寇调集重兵以及被迫遁入长城山脉后太过相信国党某些人的节操才失手被围最终殉国。
 
    否则,刘浪有理由相信,这位,绝对能在共和国的将星榜上有一席之地。
 
    既然自己和独立团即将远离北方回归南方,那,就让历史的车辙继续沿着自己的轨迹走下去,刘浪倒想看看,一支远比曾经时空中强大的多的农民军会不会再度重蹈覆辙。
 
    刘浪在帐篷里见到了有些莫名其妙被喊过来的抗日救国军的一个营长,一个焉头巴脑的中年汉子。
 
    若不是刘浪恰好在抗日救国军的史书记录上见过这个名字,也一定会把这个中年汉子就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北方农民的,他实在是,和刘浪印象中电视剧里要么一脸正气,要么温文尔雅,要么口若悬河的红色部队工作者相差太远了。
 
    “刘长官,找我来有什么事儿吗?”见刘浪一直微笑着看着自己不说话,中年汉子终于有点儿吃不住劲儿了,迟疑着问刘浪道。
 
    “王平陆,热河遵化人,民国十八年加入红党,民国三十三年四月奉命加入抗日救国军,王营长,不知道我这个资料说的可对?”刘浪轻笑道。
 
    中年汉子眼神微微一凝,摇摇头道:“刘长官,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哈哈,王营长,没听明白啊!那我就把你们遵化特委布置给你的任务再说一遍,伺机引导孙永勤所部加入人民的队伍。”刘浪哈哈一笑。
 
    当听到刘浪把自己的任务都一个字不漏的描述出来,中年汉子身形一挺,两道浓眉下的眼睛犀利至极的盯向刘浪,和先前焉头巴脑的北方汉子的形象可是大相径庭,多了好几分气势出来。
 
    “既然,刘团长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王某再隐瞒也没什么意思,不知刘团长有何见教。”已经自觉身份被揭穿的王平陆一边拿眼睛死死盯着刘浪一边说话,另一边却是将手悄悄的摸向了腰间。
 
    刘浪的个人武力值身为一营之长的王平陆不是没见过,那绝对是勇冠三军的主,可是,红色部队出来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德性,那就是你再强,也得先打了再说。
 
    绝大部分红色部队党人的勇气,在这个时代,绝对是要比大部分的国党强得多的。
 
    哪怕知道刘浪出身生死不共戴天的国党,周围又有他的警卫连环绕,现在被国党称之为红匪的王平陆也并没准备束手就缚的打算。